神之皮实

目前热爱漫威∞盾铁,默默喜欢
喜欢班纳博士喜欢浩克喜欢鹰眼喜欢寡姐喜欢大锤
喜欢和同好愉快聊天
所食极杂
海贼王 路飞 整个草帽海贼团
火影 斑柱班 喜欢屝间
喜欢武林外传白展堂 吃楚白cp
喜欢那些美好的东西
喜欢他们身上美好的品质
生活像一幕夜空,有深沉的暗色天空,所有的星就是你能看到的人心里的美好,永远坚定的闪耀,也许微小,却让夜空也美好的让人会心一笑
爱你❤世界
就算我总是痛哭流涕的迷茫在黑夜,也总会有星星亮起,点亮家门口的路

如何?

我于长夜哀嚎
畏惧它的漫长
也畏惧日出的光
等着时间的判刑
宣布我的过错
和罪
夜与黎明的间隙里偷生苟存
没人告诉你何去何从
方向隐藏在大雾里
唯有闭上眼睛才能暂且获得安宁
或长睡不醒
或煎熬中等待
没有一种是活着值得的选择
你说
他说
她说
…………如何?……

跨越时空的蓝(上)

史蒂夫消失了
没有任何征兆和预示
这个被称为美国队长的拥有一个强大灵魂的男人消失了
没人给在实验室熬夜通宵的托尼和班纳送夜间的温牛奶和小饼干
没人在早上做上一顿热气腾腾富有人情味的早餐
没人花费自己的时间帮娜塔莎和鹰眼分担神盾局那些繁琐的任务
没人对贾维斯的摄像头打招呼
没人开那个总被托尼不耐烦的称为“无聊的上个世纪的毫无效率的古老会议”战后会议
没人会耐心的眉眼带笑的描摹出一副复仇者的画
没人会耐心的回答冠森的迷弟问题
没人穿着制服眼神坚毅的声音从容的说“一起上”
没人会古板又温和的提醒
没人会特意给浩克烤小饼干
没人礼貌热情的欢迎雷神,并将他视为团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没人宠溺而无奈的纠正那个拥有严重自我毁灭倾向的小胡子男人

没人……
……
这个老冰棍用自己的方式成为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他们为此着迷且享受其中

钢铁侠已经为此焦虑了整整一个晚上,在于他坚信听到了美国队长喊他tony,并坚信的认为那是某种启示,但班纳认为他也许只是因为美国队长今天没来督促他们正常休息。或许有什么任务?班纳猜测道,
好吧,事实上,他也蛮不习惯的

第二天除了美国队长的复仇者联盟全员都在餐厅集合了

为了那个突然消失不见的队长,复仇者们不得不考虑反派是否又有了什么统治世界的新阴谋

重建后的神盾局也展示了它该有的行动力
,也许很快他们就能摧毁反派的阴谋,复仇者们心里想着

复仇者们集结!金红色的盔甲自天空掠过,人们习以为常的抬头注视了一会,发觉没有什么外星皮皮虾的出现,才安心的继续工作、生活,莫名带了些麻木的意味

迷迷糊糊跨越了宇宙的史蒂夫在荒僻阴暗的角落醒来,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传来不适感,就像生锈的机器,运作起来颇为费力,颇为不习惯的从地上起身,发觉自己竟然变回了注射血清之前的身体,颇为无奈的笑笑,有种自己一睁开眼睛,世界就又翻天覆地了的无奈,自嘲的笑笑:“嘿,没有伙计和我说又过了七十年,复仇者们也都老了吧”还有些茫然失措,不过史蒂夫还是强行镇定下来了,他也真的有些怕那个,刚走出几步准备探探情报或者找找有可能隐藏在暗中观察他的人,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女孩的挣扎求救声
:“救命,蝙蝠侠!救命啊!啊啊啊!”绝望夹杂着撕心裂肺,听声音还是个不大的女孩
声音已经变成了被捂嘴时挣扎发出的闷声“救命,呜呜呜呜呜”

刚才由于陷入震惊中故而没听见声音的史蒂夫,不由担忧的皱起眉头,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跑了过去,想要吓跑那个恶棍,如果放在其他城市也许会有效果的小伎俩,但这里可是哥谭市——罪恶都市,不过史蒂夫也并不指望全靠小聪明来吓跑混混,虽然身躯瘦弱但他还是有美国队长的战斗技巧,史蒂夫乐观的想着,所以当他被打倒的时候也忍不住苦笑,那个姑娘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 ,史蒂夫本想凭着技巧周旋但难免眼前这个高壮的男人伤害女孩,不过这种情况也在他的考虑之中就是了,再一次被打倒在地上的史蒂夫随手拎起垃圾桶盖子,这个时候的技巧就是——
“I can do this all day”他语气略有轻蔑,看着眼前的恶棍,带着些难以读懂的怀念,多年使用盾牌的技巧使得他比七十年前游刃有余的多
史蒂夫讨厌恶霸,上帝给予他们礼物他们却用来伤害别人,他们远可以做些别的
高壮男人仿佛对这个总能爬起来的小个子起了怒火狠狠一拳打得垃圾桶盖子都有些凹陷,史蒂夫的虎口渗出血来,眼神依旧清明,如同猎豹等待着一击必杀的机会。不过——史蒂夫如天空般的眼睛漫出笑意,可能不需要了,穿着一袭黑甲的神秘人突然出现,史蒂夫注意到女孩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安心起来还带着些激动,那种神色很眼熟,是每次出任务时都能从人们脸上看到的,对于超级英雄的信任,史蒂夫打量着气度不凡的黑甲男人
蝙蝠侠手法熟练的教训了一顿恶棍并拷上手铐,一看见蝙蝠侠,原本凶恶的恶棍一下子表情瑟缩起来,条件反射性的肌肉收缩,蝙蝠侠的面孔被面具所遮掩着,他是哥谭市的恐惧,是罪犯的恐惧,一个没人知晓来历的神秘人,但对于好人和无辜的平民来说,蝙蝠侠是英雄。

对不起,活着好累啊
生命没有声音,坚持没有意义,等待没有回应。
一切全是虚无
前方无路
淹没于死海
没有救赎
——所谓活着

我已经失去前行方向了,又还要前行